您的位置: 坂面网 > 财经 > 投奔贾跃亭的宝马i8之父毕福康惹祸?因一汽干涉言论遭前东家怒

投奔贾跃亭的宝马i8之父毕福康惹祸?因一汽干涉言论遭前东家怒

时间:2019-10-22 17:15:28 人气:4695

加入球队不到一个月,毕福康就带着他离开了。

最近,巴吞汽车公司联合创始人兼前首席执行官卡斯滕·布雷菲尔德(carsten breitfeld)在微博上发表声明称,美国媒体断章取义,严重扭曲了初衷。他本人对百腾充满敬意,非常感谢一汽在此关键时刻的支持。他对给各相关方造成的不必要影响深表歉意。

同时,北腾公司也表示,相关报道中提到的“一汽集团对北腾的干预和控制”是毫无根据的。一汽集团尊重巴林的内部公司治理,全力支持巴林的独立经营。毕福康在报告中的言论有许多虚假或误导性的说法,他们对他的言论感到失望。

这一切都源于美国科技媒体的一份早期报道。报道称,最近毕福康首次透露了他离开北腾的原因。作为北腾的投资者,中国一汽介入太多。尽管与一汽的交易增强了他为百腾寻求融资的可信度,并增加了与供应商的联系,但这些好处都伴随着监督和干预。

2016年,毕福康与东风英语有限公司前总经理戴雷共同创立。2019年1月,巴吞汽车(Baton Motors)发布了关于公司治理结构调整委员会的最新决议,称巴吞汽车董事会决定终止比富康首席执行官的职位,取而代之的是戴雷。

然而,在过去的六个月里,毕福康换了两次工作。今年4月,毕福康在上海车展上宣布,他以首席执行官的身份加入了汽车制造初创企业爱康尼克。9月初,他加入ff,担任全球首席执行官,贾跃亭辞职。

这一事件将如何影响巴顿和ff的后续发展?百腾告诉时代金融,一切都以声明为准。国家发改委价格监测中心汽车行业首席分析师程小东告诉时代金融,一汽是汽车行业的标杆,其一举一动都吸引了很多关注。事实上,这些行动在资本运营过程中是非常正常的,但特殊的时机引发了讨论,但对一汽和百腾影响不大。对于ff而言,毕福康首先解决了融资问题,大规模生产仍遥遥无期。

毕福康“捣乱”

对北腾来说,一汽的重要性不言而喻。2018年,一汽和宁德带领百腾在第二轮融资中融资5亿美元。当时有消息称,一汽集团在巴汀投资约2.6亿美元。2018年9月,北腾的母公司南京知行以1元收购一汽华利。通过此次收购,北腾获得了一汽华利乘用车的生产资格。2019年9月,一汽再次率先投资5亿美元进行贝特朗C轮融资。

但在此过程中,毕福康“逃跑”并崇拜邓丽君。毕福康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说,他从零开始把北腾变成一家拥有1500人的公司,在慕尼黑设计,在硅谷研发,在南京建立供应链,努力成为世界一流的汽车公司。但是一汽集团以投资者的身份进入公司,他意识到公司发生了一些显著的变化,尤其是战略方向更加关注中国。这种变化不太符合他的战略思想,所以他最终决定离开。

毕福康的言论之所以引起关注,不仅与一汽有关,也与巴统面临的巨大压力有关。2019年6月底,一汽李霞回复深交所的询证函,称南京知行与百腾母公司南京知行达成出售一汽华利的协议后,仍有3.1亿元逾期未交。这也暴露了百腾的财务困难。

据了解,尽管当时这笔交易是以1元的价格达成的,但南京知行仍不得不承担一汽华利不少于8亿元的债务,以及华利员工超过5000万元的工资,总计约8.5亿元。

第二年7月,贝廷面临裁员,进一步证实了他对资金紧张的猜测。据Observer.com报道,7月3日,一些内部员工表示,巴吞已经启动了内部裁员计划。“今天是上海方面的销售公司,美国方面已经裁减了几个团队,其次是南京工厂和上海全球部。”与此同时,百腾线下体检店没有按原计划扩张。

随着融资的推进,百腾的情况似乎有所缓解。2019年9月,百腾首席执行官戴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原定于6月底完成的第三轮融资即将进行,融资金额为5亿美元。在第三轮融资后,巴吞将立即开始第二轮融资。戴雷表示,这些资金用于支持第二和第三种型号的开发。

然而,外界仍然担心百腾面临的金融压力。到目前为止,在最近一轮的融资中,巴吞共获得超过12亿美元的融资。然而,考虑到购买汽车生产资质、自建工厂、销售和交货等因素,这些资金仍然是杯水车薪。据了解,威来、小鹏和马薇的融资金额均超过200亿元,但从它们的经营状况来看,这些汽车公司正在增加收入、削减支出。

ff能被“保存”吗?

据了解,贝富康在来中国之前为宝马集团工作了20年。作为宝马集团副总裁,贝富康领导宝马旗舰插件i8车型的开发。在过去的六个月里,经过两次工作变动,毕福康加入了ff。至于原因,毕福康曾表示,他决定加入ff主要有以下三个原因。除了贾悦婷和ff的行业领先产品和技术,还有其全球伙伴关系系统。

然而,ff的现状并不乐观。2017年和2018年,ff两次陷入财务困境,挣扎在破产边缘,不得不寻求融资渠道。除了众所周知的恒大之外,ff还与第九城市达成了合作。2019年3月,ff与第九城市联合成立合资企业,引进投资机构为ff 91大规模生产筹集资金。不过,毕福康表示,ff与第九城市的合作并没有给他们带来资金。当时,九城和ff达成协议在中国成立合资企业,并承诺投资6亿美元。

在ff争夺资金的过程中,电动汽车市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大量资金涌入汽车制造市场,大量新的汽车制造力量涌现。

毕福康的到来能挽救ff吗?毕福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不可否认,ff经历了许多困难时期,正面临财务困难,但关键是是否有走出困境的策略。自从他来到ff后,许多投资者自愿与他联系。形势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他现在的大部分工作是与感兴趣的不同投资者联系。他相信资金问题会得到解决。

毕福康表示,他们向潜在投资者展示了大规模生产ff91和2021年上市的计划。他不能确切地说大规模生产ff91还需要多少钱,但这将大大少于10亿美元,也许只有几亿美元。

尽管毕福康对ff 91的大规模生产充满信心,但业内一些人仍持观望态度。从工程样车到量产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技术和资本方面需要充分的准备,但ff似乎还没有到现在。(欧阳习字,北京时代财经)

© Copyright 2018-2019 kinkidisco.com坂面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