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坂面网 > 社会 > 东方精工拟售普莱德,唯缺宁德时代点头

东方精工拟售普莱德,唯缺宁德时代点头

时间:2019-12-07 22:55:03 人气:1970

10月11日,东方精工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的一封关注信。公告显示,深交所要求东方精工解释业绩承诺期内出售北京普劳莱德新能源电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劳莱德”)的原因和合理性,以及是否会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等问题。然而,深交所向东方精工发出的询证函再次让东方精工、普劳莱德及其前股东之间关于普劳莱德2018年业绩薪酬的争议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10月9日,东方精工宣布已于9月30日与北大先进技术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大先进”)、福田汽车和普劳莱德签署谅解备忘录和保密豁免协议。根据这两项协议的规定,2018年绩效薪酬将根据仲裁结果执行。同时,东方精工也将出售普鲁莱德的所有股份,普鲁莱德的四名前股东必须合作完成和解。目前,从另一名前股东宁德时报发布的公告内容来看,认为东方精工披露的宁德时报与普鲁莱德之间的交易、商业合同、商业定价和回扣事项披露严重不准确,宁德时报与普鲁莱德之间的相关交易描述不符合实际业务情况。

东方精工表示,如果宁德时报最终选择不加入签署备忘录和接受相关事宜的“一揽子”解决方案,公司与宁德时报之间关于完成普劳莱德2018年业绩承诺和利润补偿的争议需要通过单独谈判解决或继续通过司法程序解决。业内人士表示,预计双方也将通过签署协议达成和解。中华全国汽车交易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禾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如果你在这个时候卖出,或许可以得到一个好价钱。虽然它不是最高点,但应该是第二高。”

“重赌”普卢莱德

数据显示,Puulaid的主要业务是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系统(pack)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具有一定的包装设计和研发能力,并有自己的核心竞争优势。它是中国最大的第三方包装企业,多年来一直位居市场份额前五名。2016年,为了利用新能源,东方精工以47.5亿元的交易对价,从北大仙星、宁德时报、北汽投资生产公司、福田汽车、青海普伦五家股东手中收购了普路利100%的股权。

当时,东方精工以近20倍的溢价收购了普鲁莱德(Puulaid),获得了市场足够的关注。在收购的同时,东方精工还在普鲁莱德与五名前股东签署了“赌博”协议。根据协议,普劳莱德的股东作为赔偿义务人,承诺普劳莱德2016年至2019年扣除非洲后的净利润分别达到2.5亿元、3.25亿元、4.23亿元和5亿元。未实现利润承诺的,赔偿义务人应当以现金赔偿。此后,随着新能源产业的发展,东方精工也尝到了新能源红利的好处。

东方精工接手后,普劳莱德对产品的需求强劲且供不应求。该公司的业绩一路大幅上升。根据东方精工的年度业绩报告,东方精工母亲的净利润在2016年上升至9565.79万元。2017年,在没有业绩争议的情况下,第一次合并报表后的一年,东方精工的营业收入从2016年的46.85亿元增加了两倍,而普劳莱德的营业收入占一半以上,利润率超过50%。此外,根据东方精工2018年度财务报告,其目前的业务主要包括两个部门,即高端智能设备部门和核心汽车零部件部门。高端智能设备部是传统瓦楞纸生产包装设备和舷外机业务,而汽车核心部件部主要从事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系统,以Puulaid为主要业务主体。

《罗生门》的演出陷入了困境

然而,2018年,普劳莱德突然“生病”。2019年4月,东方精工发布2018年年报,2018年全年营业收入66.21亿元,同比增长41.34%。净利润下降38.76亿元,同比下降890.22%。至于2018年亏损的原因,东方精工解释说,2018年是普劳莱德的利润损失2.19亿元。同时,收购北京普劳莱德100%股权形成的商誉出现大幅减值迹象,因此公司需要预留38.48亿元商誉减值准备。

面对东方精工提交的“报告卡”,普劳莱德和他的前股东并未批准。2019年5月,在普劳莱德管理层举行的媒体吹风会上,普劳莱德副总裁杨怀对媒体表示,“普劳莱德在2018年没有亏损。根据东方精工在其年报中披露的数据,普劳莱德损失了2.17亿元,与我们的预测利润相差超过5亿元。这直接否定了我们的业务表现。”同时,杨怀还表示,普路莱在2018年完成了约3亿元。虽然没有达到4.23亿元的业绩承诺,但也完成了约80%。此外,普鲁莱德的一名高管还告诉媒体,东方精工忽略了集团及其子公司的发展。这种行为也让人怀疑它是否符合当时收购Puulaid的目的。也许索赔是主要目的。

此后,福田汽车和宁德时报也相继发布公告,表示不认可东方精工发布的假正经损失数据。其中,福田汽车(Fukuda Motor)在4月份的一份公告中指出,浦项制铁管理层批准并报告的2018年财务报表与东方精工披露的假正经结果存在显著差异。福田汽车不认可东方精工关于普劳莱德的业绩报告,指出东方精工和立信会计师事务所误导投资者。此后不久,《宁德时报》还发布公告称,东方精工对该公司普劳莱德及相关交易的公正判断并不客观。

补偿变成三方对抗

曹刚川表示,随着三方之间的争议持续发酵,“存在争议是因为双方都很难准确预测公司未来的业绩,普通上市公司也很难达到其未来的业绩预期。”面对前股东宁德时代、福田汽车对2018年财务业绩的质疑和子公司普路莱对财务业绩收入的否认,三方纠纷加剧。东方精工还“反击”宁德时代和福田汽车拒绝索赔。

今年6月,东方精工发布通知称,浦项《宁德时报》前股东对与浦项的返利交易的公平性存有疑虑,返利合同没有合同号,相关交易不符合商业实质。与此同时,普劳莱德2018年向福田销售的宁德时代产品没有商业实质,普劳莱德2018年对福田子公司确认的研发收入缺乏真实的解释。2018年,普路莱为下游电池组客户BAIC新能源共确认2346.06万元,不符合商业本质,具有明显的跨期收入确认行为。

面对东方精工的强力攻击,7月份福田汽车和宁德时报针对东方精工6月份的“指控”再次发布公告。福田汽车表示,该公司已于2017年和2018年与Puulaid就交易产生的电池积压进行了谈判,福田汽车承担的相关损失也已计入Puulaid向该公司供应的发票金额。然而,东方精工截取的数据并不是严格的猜测,这严重误导了信息用户。后来,《宁德时报》也发布通知称,东方精工披露的有关该公司和普劳莱德的相关事宜严重失实。值得注意的是,在福田汽车和宁德时报发布公告之前,东方精工宣布,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上海分会已经受理了该公司关于履约承诺和利润补偿争议的仲裁申请。仲裁要求被申请人(普劳莱德的五名前股东)支付总额为26.45亿元的利润补偿。

新京报记者刘洋实习生王林

编辑张兵校对王新

重庆幸运农场购买 mg游戏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 11选5购买

© Copyright 2018-2019 kinkidisco.com坂面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