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坂面网 > 文化 > 古人也懂自我营销,在没有网络和名片的时代,他们都用这样东西

古人也懂自我营销,在没有网络和名片的时代,他们都用这样东西

时间:2019-11-13 15:02:16 人气:3425

明朝以后,印章在书法家、画家、文人甚至官员中流行起来。其中一个是无聊的章节,也就是说,在大纲中划出自己最喜欢的单词和短语来娱乐自己。

闲置的徽章也可以作为炫耀身份的标志。清代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被任命为山东省潍坊县(今山东省潍坊市)县长。他擅长画竹子。他曾经雕刻过一枚无忧无虑的徽章,上面刻有他所有的成就和名望,包括“雍正举人、甘龙进士”等。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晚清书法家钱明山的实践是这种情况的最好解释。原来,当陌生人来到钱明山要词时,他早就印了“桂茂进士”的邮票。有人问他为什么。他说,那些要字的人只是看中了他的学术声誉,并不真正看重他的书法。

清代的袁枚在诗坛很受欢迎。文人的诗价值是他评论的一百倍。因此,他的宅邸“绥远”经常是在婚礼上,他的朋友就像云一样。当他旅行时,他更加拥挤,非常自豪。当时,许多学者以自己是花园的追随者而自豪,其中一位学者刻了一个印章,上面写着"花园的追随者"。后来,袁枚去世后,他的名声越来越坏,越来越多的人指责他。这个人为自己的死感到遗憾,并刻了一个新的铭文:“为成为花园的弟子感到遗憾。”

清代笔记《杨记斋鲁聪》记载,桐城的石傅莹不仅擅长遣词造句,而且非常擅长公务。道光把他提升到了台湾的道台。有一次傅莹遇见道光,道光问他:“我觉得你的写作很好。那时候你为什么没进翰林学院?”石傅莹诚实地回答:“我写不好。”道光请他写几个字。写完后,道光看了很长时间,不得不说:“你的书法真的很差。”事后石傅莹刻了一个小印章。印章上写着“皇帝知道大臣不擅长读书”。他把龙口特别认可的缺点视为一种荣誉。

著名画家吴湖帆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在上海享有盛名。据说他的一侧鼻孔经常被堵塞,经过多次尝试后,他终于不得不放开它,于是他请人把它封住,并写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借用现成的成语,观众忍不住笑了。

休闲邮票展示了书法家和书法家的休闲和快乐,同时也揭示了他们的喜恶喜怒哀乐。例如,现代藏书家马修·朗疯狂地喜爱书籍,并刻了一张藏书票,称自己为“书奴”。后来,当人们发现这本书被偷了,他在书的首页刻了一个备用的章节来防止偷书。

并非所有的备用章节都优雅美丽,但它们更口语化。书法家兼画家赖少其先生自70多岁起就刻了一枚“太迟”的闲置印章,以鼓励自己珍惜宝贵的时间和宝贵的一天。他的写作和阅读很深刻。

有趣,可预测,深刻

作者|蒋魏群

来源|《百家讲坛》杂志

北京快乐8 时时乐走势图 北京11选5

© Copyright 2018-2019 kinkidisco.com坂面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